瑞典个性才女Lykke Li新碟下周发行
作者:admin
发布日期:2020-10-16

       

  据国外媒体报道,瑞典个性才女Lykke Li的第二张专辑《Wounded Rhymes》(负伤的韵脚)将于3月1日开始发行。在这张专辑中她一改柔弱的小女生形象,变身强势的成熟女性。

  Lykke Li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,母亲是摄影师,父亲是音乐家。她曾随家人旅居葡萄牙、摩洛哥、尼泊尔、印度、美国。21岁时返回瑞典发行了首张专辑《Youth Novels》(2008,青春小说),得到独立音乐界的认可。次年她受邀翻唱英国乐队莱昂国王的歌曲《KnockedUp》后名气大增,又跟坎耶·韦斯特合作了《Gifted》。同年她参加了美国著名的柯契拉山谷音乐节和Lollapalooza音乐节,为电影《暮光之城:新月》的原声带创作并演唱了歌曲《Possibility》。

  Lykke Li的第二张专辑《Wounded Rhymes》在美国创作,瑞典录制,将于3月1日正式发行。和首张专辑一样,制作人还是Bjorn Yttling,制作公司也是她自己的LL唱片。Lykke Li希望在这张专辑中一改昔日温柔脆弱的形象,变得更加成熟和有力。已经推出的首支单曲《Get Some》就展现了这种力量。强劲的非洲鼓节奏、丰富的哈蒙德电子琴、整齐的女声伴唱,以及mv中Lykke Li巫师般的装扮都给人留下了全新的印象。

  Pitchfork:《Get Some》在音乐和歌词上都比首张专辑中的任何一首歌更具冲击力。其他的歌也是如此吗?

  LL:这只是一小部分,新专辑更加阴暗,气氛更浓,歌词也更为沉重。少了一些渲染,多了几分直率。我录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才19岁,这些年来我接触了许多东西,孩子气都消失了。我变得疯狂,做了一些也许多年后会重新考虑的事情。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,厌倦了自己昔日的演唱和模样,因此很难继续维持年轻的瑞典女孩形象。人们总是评论你的外表,这是毫无意义的。我只希望人们听到我要表达的,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。当然,我还对世上的很多事情感到愤怒。

  LL: 因为你是女人,音乐工业就会把你推倒另一边。我要和男人竞争。我想成为男人的一员,赤膊上身,在舞台上乱扔东西。

  Pitchfork:当你在《Get Some》中唱到“我是你的娼妓”时,是不是要挑战男权思想?

  LL:是的,这不是性的娼妓,而是性别斗争中的权利。这是激烈的竞争,就像是“我说了算”,“不,我说了算”。女性经常掌握权利,因为她们有性的力量。如果她们说“我是你的娼妓”,意思就是“我是权利”。我曾读过村上春树的《发条鸟年代记》,其中有个女人称自己为“意识娼妓”。她进入男人的思想,他幻想和她在一起,其实她只是窃取他脑中的信息。《Get Some》的mv就是这样,一个女人把你拉进来,然后碾碎你。

  Pitchfork:很多人形容你在《Youth Novels》中的声音很做作,这让你苦恼吗?

  LL:是的,当然。人们没有听到你要表达的。我觉得也许仅因为我是女人。很多我热爱的了不起的男人唱歌很糟。我不认为尼尔扬的嗓音很美,但是有些东西抓住了你,而且歌曲本身很棒。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性幻想的对象,因为他们想听的只是我的高音。我无法忍受。

  LL:例如阿奈斯·宁(Anas Nin)、西蒙·波伏瓦、伊迪丝·琵雅芙(Edith Piaf)、帕蒂·史密斯、吉娜·罗兰兹(Gena Rowlands),都是爱惹是生非的女人。有时女人是如此的强大,但是不久后就会屈服于那些虚无的东西,她们为此堕落。但是我在洛杉矶碰到了一位令人称奇的女人,她快80岁了,是我见过最酷的女性。她很坦率,充满渴望,依然相信生活的关键就是寻找你想要的东西。我觉得有强大的女性在身边是很重要的。

  LL:我来自瑞典,所以我非常讨厌冬天,那里没有美丽的事物。现在我在斯德哥尔摩,又冷又暗。我自己的情绪已经很暗了,不想再要更暗的东西。我对洛杉矶有很多浪漫的印象,例如大门乐队、乔尼·米切尔和尼尔扬。我希望碰上大卫·林奇和莱昂纳德·科恩。那里是理想的归隐之所。洛杉矶是如此的神秘,这座城市里面没有丑恶,洒满阳光。你可以独自呆在山坡上,我喜欢这种归隐,就像被放逐在荒漠里。

  Pitchfork:你确实在沙漠里待过一段时间,参与导演Moses Berkson的电影《Solarium》的拍摄。你在那里做什么?

  LL:我和一些疯狂的人闲逛。一个家伙只穿着短裤,他已经光着脚走了两年。他伤痕累累,以所有的四足动物为食。你无法待在沙漠里,24小时后就会发疯的。

上一篇:美地产大亨总统选战出师不利 用未授权歌曲遭警告
下一篇:没有了